第二章 萧老

|

  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瞳从小就发现慕家的高层对自己非常关照甚至溺爱。按理说长辈关爱晚辈本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慕雪瞳却有意无意地发现长辈的眼中竟带有一丝恭敬,这绝对不应该是长辈对晚辈应该流露的。就好像在看一个上位者,就连父亲慕天青和家主慕天青也是如此。

  “雪儿姐姐让我带话给你,你说这值不值一把紫玉匕首呢?”慕蝶儿说道。

  “值,值了。成交。”慕雪瞳一听慕蝶儿说完,立刻献上匕首,哪里还有一丝肉痛的样子。

  “可是本小姐现在不想说了,哼……”慕蝶儿一声冷哼,一狠心不去看那紫玉匕首,转身就要离开。

  “蝶儿妹妹别走啊,刚才是我的不对,雪瞳哥哥给你赔不是了。你这么漂亮,你说除了你还有谁配得上这紫玉匕首。谁要是敢说你不配这紫玉匕首,你告诉我,我立刻砍死他。”见慕蝶儿真的要走,慕雪瞳献媚道。见慕蝶儿不为所动,慕雪瞳微微沉思了一会儿,才一脸肉痛地说道,“大不了家族大比以后我把奖励分你一半好了。”

  “成交。”生怕慕雪瞳反悔似的,慕蝶儿一把夺过慕雪瞳手中的紫玉匕首,把那荧光流转的匕首拿在手中,慕蝶儿的两只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儿。

  “雪儿让你带什么话给我啊?”慕雪瞳见慕蝶儿只顾着把玩匕首,完全忘了正题,满怀期待地问道。

  “嗯嗯。雪儿姐姐让你好好准备大比。”

  “没了?!”慕雪瞳顿时像霜打得茄子,焉了。

  “没了。”慕蝶儿认真地想了一下确认道。

  “你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吗?唉....唉唉.......你别走啊,我的天兵匕首啊?”看着慕蝶儿甩给他的俏丽背影,慕雪瞳一脸悲愤。

  ......慕家的议事厅中,家主慕天青高坐首席。其余三股强横的气息分居其下。

  “对于这次大比,你们怎么看?”很久,还是慕天青率先开口。

  “我觉得瞳儿雪藏得够久了,这次大比给他一个名额吧。”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慕雪瞳的父亲慕天寒。

  “老四,你疯了。别人不知道小瞳儿的身份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别说慕家,就连整个雪羽城都得为他陪葬。”慕天寒的话刚一说完就被三哥慕天齐一口否决。

  “我们每次大比都刻意避开了小瞳儿,这样反而更容易让雷家起疑心。”一直以来话最少的二哥慕天俊也开口了,“我想小瞳儿现在应该也开始起疑心了吧。”

  “小瞳儿还是太稚嫩了,让他磨砺一下也好。”家主慕天青也开口道,见老三还是有些担忧便出言安慰道,“有我们在绝对不会让小瞳儿发生任何意外的。只要小瞳儿不是有那股诡异的力量,就算是雷战那个老家伙也不可能看出什么端倪。”

  慕天青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慕天齐也不好说什么了。

  而慕家的死对头雷家的大宅内,此时却来了两个神秘的客人。雷厉之所以被急急地召回雷家就是因为这两个神秘人地到来。

  此时雷家大堂的首席上坐的却不是雷家家主雷战,而是两个白袍老者。雷家高层尽数分列两行垂首而立,神色十分恭敬。

  两个白袍老者一个胸口上绣着金线,另一个绣着银线。胸口上绣着金线的白袍老者面含微笑,看上去给人一种十分和善的感觉。不过那位绣着银线的白袍老者却给人一种非常阴冷的感觉。

  “把乾儿找来。”雷战对身后的一个人吩咐道,那人应声便退了出去。

  “两位执事不如就选我雷家如何?以往大比,都是我雷家获得第一。”雷战对着两位老者拱了拱手说道。

  “雷家主说笑了。我七宿宫可不是我说了算,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个小小的执事罢了。宫主亲自下令只有获得家族大比第一的家族才会获得我七宿宫的扶植。”金线老者淡淡一笑,“在家族大比之前我是无法给出准确答案的。”

  对于老者的话雷战倒是没有在意,在他的想法中雷家拿到大比第一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在男子走入大堂的瞬间,一股滔天的剑意顿时席卷而开。少年面色刚毅,就好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凌厉无比,霸道绝伦,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攀升一个档次。这绝对是血腥和杀伐凝练出来的气势,就连雷战也不曾拥有。

  “此子,很不错。”金线老者微微颔首。

  “不好。”雷战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在两位执事面前雷乾居然敢露出战意。

  果然。

  “哼,过于锋芒毕露可不是什么好事。”那银线老者却是一声冷哼。

  老者的声音中灌注了玄力,少年的脸色顿时一白,凌厉的气势瞬间消散,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放肆。乾儿还不快见过两位执事。”雷战喝道,要是因为这事得罪了七宿宫就太不划算了。

  碍于雷战的面子,雷乾对着两人拱了拱手便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呵呵,剑太刚易折。”金线老者若有所指地笑了笑,“这种气势还是不要在我们两个小老儿面前展露地好。”

  “萧老教训地是。”雷战讪讪地点头,顺便对银线老者拱手致歉。短短的时间,雷战已经基本摸清了两位老者的秉性。金线老者为人和善倒是比较好说话,不过那银线执事实力虽然比不上萧老,可是性格怪癖,就不那么容易说话了。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那雷家乐子就大了。

  “不过话虽如此,这个小家伙的实力倒是当真强横。不如我们.......”这次开口的倒是不怎么开口的银线执事,这句话很明显是说给萧老听的。

  “不可。还是等到家族大比以后再说吧。”萧老一口否决,“对了,雷家主。这次的大比城主府也会参战。”

  一句话出,震惊全场。就连雷战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

  “严家,也要参战了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兴奋的缘故,雷乾的身体竟然微微颤抖起来,滔天的战意瞬间迸发而出,“这次,有得玩了。”

  一直以来,雪羽城明面上都是分为两大势力,就是雷家与慕家。不过前提是城主府这个超然的存在不算在内。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三股势力分踞雪羽城,只不过城主府一直以来行事比较低调罢了。以前家族大比雷家位居第一,那是城主府没有参战的缘故。

  如果城主府参战的话,雷战倒是没有了必胜的把握。不过想到雷乾那恐怖的战力,雷战才微微心安。

  “你去通知城主府,我去慕家走一趟。”萧老转身对银线执事说道。

  银线老者点点头,身影一闪消失在了雷家大厅。萧老的身影也渐渐模糊起来,直至透明。消失在了雷家。

  雷战的瞳孔猛然一缩,这萧老的实力当真深不可测。单从这一手来看,至少也是天阶灵境巅峰的存在,比起城主严洛还要强上三分。

  “家主,这次小玉儿怕是参加不了大比了。”雷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开口道。

  “怎么回事?”雷战眉头一皱。

  “小玉儿被人捣碎了丹田,废掉了紫府。”雷厉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自己的小孙儿被人废了,这叫他如何不怒。

  半盏茶的功夫以后…….“是谁?”雷战的咆哮传遍了整个雷家。

  几天以后,一则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雪羽城:雷家雷玉被人废了丹田和紫府,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雷家震怒。

  经过那天以后,慕雪瞳倒是乖巧了不少,没有再出去惹什么麻烦。

  其实慕雪瞳的名声在雪羽城也是颇受争议的。有人说他是天才,也有人说他是个废物。说他是天才,那是因为他十五岁便达到了中阶武者的境界,单论天赋就连雷家第一天才雷乾也略有不及。说他是废物那是因为外界传言他这个中阶武者在低阶武者手中走不了十招。所以,每一次的家族大比的出场名额总是没有他,这无疑坐实了这一传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