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现代九五之尊

|

  很快,刚刚还激斗高昂的场地,如今只躺着一个冷冰冰的尸体,还是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冤死了一个孤魂。

  片刻,刚才还晴朗无比的天空居然慢慢地变黑,瞬时越来越黑,就好像马上就会有倾盆大雨一样,隐隐中还响起几声好像哀嚎的雷声,让人听着有些凄凉的感觉。

  果然,不多久,天空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而且越下越大,就如黄河突然决堤了一样,汹涌再汹涌,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好端端的天气突然逆转地刮起了令人震撼的狂风和如今猛烈的骤雨,是想洗去什么还是上天在哭泣?

  这莫名其妙的大雨将道路变得特别清静,而在这条小巷中,更是没有人看到有这么一幕奇观,正在发生。

  沈枫毫无意识的躺在泥水之中,身体被大雨拍打着,水珠在他的头发,脸庞尽情的滑落,但是没有人发现正是因为这样,沈枫身上的伤痕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而且全身好像被一团说不出颜色的光芒所环绕,这要是被人看见的话,绝对会不可置信,说不定还会吓死人。

  光芒依旧在慢慢的闪烁着,诡异又美丽,只是如今奇观美景却无一人有幸得见,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突然,震耳欲聋地响起一声震天雷,而此道天雷居然劈打在沈枫的尸体上,可是被这么恐怖的一道天雷劈到,沈枫的身体却没有一点瑕疵的伤痕,完好无损,而且那些诡异的光芒也渐渐淡化,后来直接消失不见。

  但是沈枫身上的伤痕居然全部消失殆尽,除了一身的污泥和湿透的身体,没有任何一点异样,要说有,也就是沈枫此时躺在地上的姿势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烈的狂风和倾盆的骤雨也逐渐停下,被已经认为死去的沈枫,此时,他的手指竟然,动了一下。

  沈枫好似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他梦见一个自称是段誉身穿皇袍的英俊男子,进驻了他的身体,和他享有两人共同的记忆。

  从那名叫段誉的男子的记忆中,沈枫看到了三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和一个身穿铠甲面色狰狞的男子在哈哈大笑,以及之前那些发生在一个好似古代地方的所有事情,和在皇宫里发生的种种......

  好多好多发生在那个古代地点的一幕幕清晰的在沈枫的脑海里演变了一遍,然而最让沈枫无法忘怀的却是段誉口中的一番话:“时空穿梭,天道逆转,你我合二为一,从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要沉睡,至于沉睡多久目前是个未知之数,你会继承我的一切,至于要怎么用,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总之,等到我苏醒来的那一天,就是我报大仇的时候,那时我会占有你的灵魂,我会霸占你的身体......”

  这是一段莫名其妙又有些篸人的话语,但是还不等沈枫想要问些什么,一个灵光让他消失在了那个迷幻的世界,或者说,梦醒了。

  躺在泥水之中的沈枫身体轻轻蠕动了一下,双眼无神地睁开了,皱着眉头撑起身体,一手摸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茫然地抬起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在原地呆滞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意识才慢慢地恢复。

  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湿透的衣服和身体里被泥水沾污的肮脏,甚至连头发,脸上都像被脏水洗了一遍一般,显得狼狈又肮脏,还好这是一条无人经过的偏僻小巷,否则沈枫如今这和犀利哥一般的模样,会被多少人惊诧和鄙夷。

  这些都是马启云一伙人的杰作,沈枫咬牙切齿的想着,原先一直因为他贫困的家世,和不清不楚的出身,让他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他孤僻不是因为他不想玩,而是他知道没有人愿意和他玩,他胆小不与人争吵打架不是因为他真的很懦弱,是因为他不想给已经劳累不已的姐姐再增加一点负担,可是那些混蛋欺人太甚,不仅对他进行肉体上的伤害还摧残他的心灵,辱骂他最敬爱的姐姐,这是不可原谅的,绝不可!

  可是自己身单力薄,面对马启云自己都无力对博何况他拥有的那些势力呢?

  沈枫痛恨自己为何如此弱小,不能为自己报仇,不能回击那群社会的渣滓,想到这里沈枫突然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为什么如此不公,你夺走了我本该拥有的家庭幸福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我的人生如此曲折,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经此一喊,愤怒和痛恨在沈枫的心里不停燃烧,最后实在拥挤不下让沈枫猛然爆发,挥起一拳就弓下身体对着坚硬又湿答答的水泥地砸出一拳,丝毫没有考虑到他这样的举动会不会给自己的拳头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轰隆...”一声,沈枫的拳头砸在了一滩泥水之中,没有多少的泥水被沈枫的这一拳给震动的溅洒起来,甚至有些溅湿到沈枫那张早已肮脏的脸蛋,然而这还不算更夸张的,更不可思议的是,被沈枫拳头砸向的地方,居然有着四分五裂的裂痕,隐约还能够听见‘哔哔叭叭’的响声。

  可是沈枫的拳头却毫发无伤,除了有些肮脏还是那么的滑腻连一块皮都没有掉,这双手跟一般女生的手其实无所差异,沈枫家境虽然贫困,但是他却也是从没抬过三两重的东西,每次想要分担姐姐一些粗活的时候,总是被姐姐厉声训回,姐姐的话都是,“你只管读好书,这些不需要你干,想要为姐姐减轻负担,最好的办法就是学就一身学业,考个好大学,那就是对姐姐最好的报答,其他的你都不要多想。”

  不过那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当下这诡异的事情,沈枫也从激怒中回神过来,缓缓抬起自己的拳头放在眼前,不可置信看看着,嘴里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大?这是我的力量吗?”然后又看了看那爆裂的水泥地,沈枫无法想像,这会是他的一拳所造成的。

  也是因为这样,才让沈枫更清楚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很清楚的记得,在被马启云胡踢乱踹的时候,这右手的拳头是被马启云狠狠地踩在了脚下,就算没有断掉怎么会连一点划伤都没有呢?呃...好像不止,沈枫感觉不单拳头毫发无损就连全身也是充满力量,没有一丝疼痛。沈枫仔细观察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发现确实没有一点伤痕,就跟没有被打过之前一样,哦不,应该说比之前还要好了些,更让沈枫不敢想象的是,他小时候留在肚皮上的伤疤也居然...不见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